再訪中益 (散文)

????汪萬英(石柱)

????中益,一個令我魂牽夢繞的地方。說了幾年再去游覽,都未果,今年國慶節終得成行。

????從橋頭到中益,寬敞的柏油馬路上,來往的車輛井然有序。

????想起四年前那次家訪,我還心有余悸。那次從橋頭前往中益,土公路泥濘不堪。在一個叫“汪二巖”的地方,公路塌方,沒垮的部分積了一汪水,上方一塊巨石搖搖欲墜,塌方處是幾十米高且光禿禿的懸崖,懸崖下面河水湍急,讓人不敢俯視。我趕緊下車,先生小心翼翼地開著車慢慢向前蠕動,我心懸到嗓子眼兒,生怕一不小心上方的巨石掉下來,或者公路繼續塌方。我們過了那段驚險的爛路不遠,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上方懸著的巨石“啪”的一聲深深砸在公路上,濺起高高的水花,僅剩的半邊公路完全被堵死。好險吶!我和先生嚇得魂飛魄散。

????沿途的河水清清,兩岸是陡峭的山崖,半山腰上一幢幢有著低矮吊腳樓和高大銀杏樹的村落在云霧中若隱若現。

????我們到了一處房屋相對集中的地方,聽人說那是中益場鎮卻只有十幾戶人家。此時正是午飯時間,我們在街上來回搜尋,沒找到一家飯店。后來經當地老鄉指引,終于找到了一家面館。說是面館,只賣素面,什么肥腸面、牛肉面、炸醬面等一概沒有。

????家訪的學生小羅住在中益鄉華溪村。我們沿著陡峭、狹窄的水泥公路往上行駛,突然前方彎道沖出一輛皮卡車,雙方一個急剎,差點撞上。道路非常窄,根本無法會車,先生便將車子小心翼翼地往后倒了很遠才找到一個稍寬的地方,也只是勉強能會車通過。

????而今的中益鄉場鎮,一座座樓房拔地而起,統一規格、統一風貌,三層、四層或五層樓房,湛藍、玫瑰紅或淺灰的瓦屋面,泥黃色或白色的外墻,在陽光照射下顯得十分漂亮。場鎮規模比四年前擴大了四五倍。

????而今,通往華溪村的柏油路寬暢整潔,公路邊上綠色的人行道特別醒目。來自全國各地的旅游車輛宛如長龍,在機動車道上有序行進。一批批游客在寫有“初心”“使命”的石頭旁揮舞國旗、歌唱祖國。通往各家門口的水泥人行便道上安裝了太陽能路燈。

????“我們從北京趕過來,重走習總書記走過的路,就是要接受‘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幾位從北京來的游客高興地說,他們參觀了習總書記視察過的貧困戶譚登周家,聽譚登周講述習總書記到他家的情景。在習總書記開過院壩會的地方,有的游客與老黨員馬培清親切交談、合影留念。馬培清家是三層樓的磚瓦房,泥黃色的外墻分外好看。吊腳樓的廊檐上分別掛著干豇豆、花生和辣椒,寫著“豐收中國 甜蜜華溪”“向祖國報喜 向祖國獻禮”的大字;院壩里擺放著書寫有“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愛你祖國”“我和國旗同框”“中國夢”字樣的造型,游客們紛紛走到國旗下,與國旗合影留念。

????院壩外,是上百畝的“黃精+木瓜”種植示范基地。“堅決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的字牌分外耀眼,幾個村民有說有笑地在地里除草。

????小羅家,三層吊腳樓粉刷一新,院壩和室內都澆筑了水泥地坪,有嶄新的灶臺、獨立的衛生間。四年前,我家訪的時候,小羅家的土坯墻裂開了拳頭大的縫隙,屋頂下雨時還漏水,地面相當潮濕。

????還記得那次家訪,讓我最難堪的是上廁所。廁所是用樹枝圍起來的,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糞坑上面是豬圈,養著兩頭豬,邊上有一個糞口用來如廁;地上一堆柴灰,蚊子嗡嗡飛舞,仿佛要把人趕走似的。

????小羅的爺爺說,去年在政府的幫扶下,他們把屋頂拆了重新翻蓋,粉刷了外墻,廚房也改造了,屋里屋外全部澆筑了水泥地坪,還修了獨立的衛生間,上廁所又安全又衛生。以前主要種玉米、水稻、土豆、紅薯等,糧食價格低,干活累收入卻不高。現在政府牽線將土地全部流轉,打造“黃精+木瓜”種植示范基地,每畝每年給付固定流轉金。他每個月到基地上務工十幾天,每天能掙100元。“我們這里自然資源豐富,空氣清新,政府正在打造‘缺門’旅游景點。今年4月15日習總書記到這里視察,我們備受鼓舞。現在不斷有外地游客到這里旅游,相信今后我們的日子會越過越紅火。”小羅的爺爺指著對面的缺門山信心滿滿地說。

????下午從中益到沙子再上高速路回家,途經中益鄉鹽井村,寬敞的兩車道柏油公路旁,一棟棟三層、四層或五層統一泥黃色外墻、灰瓦的吊腳樓隨處可見,很多門前有“農家樂”“民宿”招牌,每間隔一段距離,公路旁就有十幾個車位的露天停車場。

????公路右側外一幅“習總書記來到中益鄉 土家山寨喜洋洋”的宣傳標語吸引我們停車駐足觀看。“石柱縣科技特派員扶貧示范基地”的藍色標識牌立在金屬護欄外,“鹽井村前胡種植示范基地”標識牌立在地邊,翠綠的前胡地里套種著李子樹,田間整齊地插著一排排用來物理殺蟲的黃色和藍色小旗子。

????“你們是從哪里來的?進屋坐嘛。”慈祥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一位婆婆站在一棟三層泥黃色吊腳樓的嵌花金屬雙開門前,笑盈盈地招呼我們進屋。

????老人家頭系白色帕子,身穿紅花秋衣、灰色褲子,腳穿一雙黑色布鞋,地上堆著新掰回來的玉米棒子。她用右手的食指、中指和無名指卡住玉米棒子,用左手的大拇指一顆顆將玉米粒剝下來。老人的背駝得很厲害,端凳子笑著招呼我們坐下。

????我們在交流中得知,老人名叫劉幫碧,今年78歲,三級殘疾;老伴梅永榮今年80歲,患有哮喘,經常住院;兒子梅太富今年47歲,二級殘疾,單身。劉幫碧老人給我們講起了她曲折的人生。

????劉幫碧的母親一共生了6個女兒3個兒子,她是最小的一個。她2歲時不幸掉進火爐,額頭、身子、手、腿、腳,大面積燒傷。右手拇指和小指被燒得貼在手心上,背也燒駝了。母親在她4歲那年不幸去世,父親嫌她是個女孩不要她,她成了事實孤兒,只能乞討求生存。她說,那時大家都窮,飯也要不到,她幾次被狗撲倒,差點餓死。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每年給她救濟138斤大米。她說,是毛主席救了她的命!

????1962年,劉幫碧嫁給中益鄉溝口村(現在的鹽井村溝口組)的梅永榮。沒有房子,他們先后在新屋、檀香壩(當地小地名)等地租房居住。1978年搬到淘米壩(當地小地名),花了160元修了2間伸手可觸到屋頂的土墻房子。去年縣交通局修S417公路,劉幫碧夫婦獲得拆遷補償50萬元,其中25萬元分給了居住在外地的另一個兒子。

????老房子拆除后,梅太富無房居住,兩位老人拿出剩下的25萬元,給兒子重新修了兩間三層的吊腳樓。由于去年建材、工價高漲,房子修好后,25萬元所剩無幾。所幸黨的政策好,政府扶助粉刷了外墻,澆筑了水泥地坪,修好了廚房和廁所,還安裝了自來水。

????“還是新中國好啊!毛主席救了我的命,習總書記讓我們脫了貧。要不是共產黨,我哪能住上這么漂亮的房子?現在公路修到家門口,環境衛生也搞好了,我們生活也好了,不愁吃不愁穿了。”老人指著舊房的屋基和房前的公路感激地說。

????秋風送爽,阡陌飄香,豐收的歌聲在飛揚,放眼望去,一派美麗鄉村建設的新景象。

[打印]

[責任編輯: 石柱謝天]

  1. 華龍直播|攻防對壘!直擊2019年重慶市網絡安全攻防大賽決賽
  2. 【新時代民營經濟和高質量發展】營商環境改善激發企業活力 民營經濟蓬勃發展
捷报比分网球即时比分